追后行

【片羽×风天逸无差】回溯

0.
风天逸斜倚在树下,蓝蝶绕着他飞舞着,却不会碰到他分毫,似是不忍打扰到他。

他双眸低垂,过去的张扬从他的身上褪去,剩下沧桑,和本来被掩住的沉稳混合在一起,倒是与满头白发相得益彰。

人在死去之前大概都会回溯自己的一生吧!此时的风天逸脑中,回忆从起点快速掠过,从未有过的安宁。父皇母后的笑脸,母后人后担忧的目光,皇叔的宠溺,从灵瞳木四个从小一同长大的侍卫,本不该死去的郡主雪飞霜,父皇去世后野心摆在台面上的雪家,锋芒毕露的皇叔……

他心中突然有些想笑,他的皇叔啊,其实风刃想保护他他早就知道。风天逸天生未生翼孔,在羽族中算是个怪物了,偏偏身为羽皇独子,甚至父皇风戈都不知道这个秘密,皇叔知道还是因为他成为摄政王后他透给他的,他甚至是想让风刃顺势夺权成为羽皇的,可惜了,可惜……

风刃的身影渐渐淡化,与他算是敌人的白庭君,令他有亲近感的易茯苓,背叛过羽族又救了羽族的雪家庶子羽还真,庞大的天空城,在战乱中几乎没有抵抗能力的羽人,坠落的天空城……

“命格,真是个作弄人的东西。”半垂的眼阖上,渐渐消了声息。

蝴蝶落在他白色的长发间,又再次飞起,那树下已空无一物,只余风声。

1.
“你想飞起来吗?”风天逸坐在一根木桩上,慵懒地看着面前打磨着一副机关双翼的青年,问道。

“当然,你看那些飞鸟,多自在,而且你不想知道天上都有什么吗?”青年停下手上的动作,抬起头望向对面比他小些,却满头白发青年,认真道。

他是去山林中找材料时遇见那青年的,蓝色美丽的蝴蝶从他眼前飞过,似是引着他去哪里,他随着蝴蝶,见到倚在树下的白发青年,神情宁静,仿若死去。

白发青年还活着,只是无声无息地昏睡着,冥冥之中的亲近感驱使下,他把那人带到自己的木屋里。骨骼很轻,按骨龄不过二十出头,比自己还小一些,年轻的机关大师顺了顺那头白发,修改机关图去了,他虽然好奇,但相处的时间还在以后呢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叫片羽,是部落的机关师。”

白发青年表情不变,绚丽的蓝色瞳孔仿若深了些,笑容明艳绚烂,声音似来自天外的飘渺,“我名易天。”

2.
风天逸不曾想过他会再次睁开双眼。他在略远处金属的碰撞声中醒来,脑中有些混沌,又是五六年中前所未有的清晰,自从登基为皇,算计几乎成了他生命的全部,也吞噬了他生命的全部,头痛折磨着他,生不如死,在再次醒来时消失,似从未有过。

是间古朴的木屋,古朴到他有些怀疑是不是到了千百年前。捻起散落胸前的白发,又放下,又瞟了眼身上的粗布衣服,不自在地转眼打量起这间木屋。

他的那身紫衣被叠好摆在床边,上面摆着本来挂在头上的发饰,鞭子放在旁边。

风天逸随手从中拿了条发带,束在发梢,将鞭子挂在腰间,顺着声音找到正在拼接机关的青年。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叫片羽,是部落的机关师。”青年停下手上的动作,抬起头认真答道。

一瞬间脑中风云变幻,下一瞬间,笑得令人无法看清,道,“我名易天。”

3.
易天也会机关术,基础不牢,但很有几分巧思。他从哪来?为什么来风雪部落?是怎样的人?为何年纪轻轻就满头白发?

片羽是好奇的,但他未曾问过风天逸什么,他们之间的交流大多仅限于机关术。

4.
没有羽族,只有人族的风雪部落,人皇还不姓白,星流花神未曾降临澜州大地,片羽还只是颇有天赋的机关师。

风天逸在片羽的木屋留了下来,他是会些机关术的,毕竟他也曾想尝试飞上天空的滋味,何况羽族本就对机关有特殊的天赋,还有那创造了羽族,又为羽族带了灭顶之灾的根源。

不留下,他还能去哪呢?

5.
澜州大地起了战乱。白氏部落积攒下大量粮食和武器,吞并了周边的部落,一些强大的部落趁乱也开始疯狂扩张。

风雪部落里出现两种声音,一种是逃离,一种是扩张。族长风钰和大长老雪言是赞成扩张的。片羽暂时放下机关羽翼,开始制造战车。

整个澜洲都乱了,逃能逃到哪去,只有变得强大,部落的人才能存活更多。

倒是易天,开始和族长长老门走的很近,他大概是那个部落的掌权者吧!

6.
星流花神还未现身,澜州先乱了。

风雪部落,应该是羽族的前身。族长风钰和大长老雪言决定兼并东南方的部落,片羽研究起战车。

风天逸找到风钰,“族长,易天有一想法。”

7.
风雪部落成了一座城市,依隐山而建,叫做隐城。

城池以机关为基,图纸是易天绘制的,由片羽改造过,不过有些设计他不懂,易天执意保留,隐约觉得易天在计划着什么。

直到有一天,隐城来了一位姑娘,一位极为美丽的姑娘。

她和片羽初见时的风天逸一样,穿着华贵,气质特别,与澜州大地格格不入。

“易天,你喜欢她吗?”

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你对她很特别。”

“因为我有所求。”

8.
澜州大地多了座隐城,城主风钰,也多了座霜城,应该说是霜城出现了,城主叫白清。

隐城人在机关术方面有种埋在骨子里的特殊天赋,风天逸讲记忆中的天空城机关图绘制出来,交给风钰,和片羽一起,创造了新的城池,他执意保留了天空城的一些东西。

一天,隐城来了一位姑娘,一位和风天逸被片羽捡回去时一样,与澜州大地格格不入的姑娘。

“易天,你喜欢她吗?”

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你对她很特别。”

“因为我有所求。”

是呐,星流花神,久仰了。他举起酒杯,对着坐在他对面的片羽,一饮而尽。

9.
那位姑娘离开了,以一种神秘的力量为依托,他们建造的城池升上天空。后来,他们又有了能飞的战车。

片羽不知为何有些怅然。

但,至此,他们不败。

10.
星流花神离开了澜州,或许去了九州的其他地方,或许回了神界。

风天逸得到了一些星流花的花粉,神器东皇钟的力量早就渗透他的每一寸骨血,他能掌控他们。

隐城飞了起来,成了新的天空城,只是它不属于白家的人了。隐城人制造出皇家飞车,本应在千百年衍化出的机关术,过早的被使用。

再也没有羽族了。

11.
澜州大地被隐城和霜城势力一分为二,各自建了国,风皇的枢国和白皇的宏国。

片羽成了国师,风天逸未成任何功名。

“同归否?”片羽伸出手。

他的易天在漫天飞雪中回头,轻勾唇角,将手搭在面前那只手上。

“好。”

12.
澜州一分为二,建了枢国和宏国,风家和白家依旧是对立的皇。

枢国缺少野心,宏国攻不破天空城,没有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驱使,两国会平衡着长久些吧,风天逸想。

他长身立在风雪中,思绪有些乱,各种念头纷纷杂杂,他想睡一觉,长长久久的。

脚步声从身后传来,是片羽,“同归否?”

“好。”天地间重归平静。

13.
片羽揽着风天逸坐在初见的那棵树下,两人的白发交织,不分彼此。

枢国和宏国签免战书的第二年,他们离开天空城,进入隐山,从此他人不复见,片羽知道了易天本名风天逸。

他们归隐后的第二十年,风天逸面容未老,身体却迅速衰败。

“我想去我们初见的地方。”风天逸握着片羽的手,紧紧地。

片羽将他带到初见的树下,揽着他坐下。蓝色蝴蝶不知从哪里飞来,停在风天逸的发间。

14.
风天逸再次陷入幻境,早已遥远的易茯苓、白庭君、羽还真,四个侍卫,雪飞霜,向自己笑着的父母和皇叔,他们都没有翅膀,但随时能背着完美的机关羽翼,翱翔蓝天,而不是像他一样摔下来。

还有因为命格与他相互吸引的片羽,这一生,最对不起的怕就是他了,可惜,没有时间了。

15.
片羽将脸埋进风天逸的颈窝,眼泪滑落,打湿风天逸的肩膀,只是他再也感觉不到了。

蓝蝶飞起,落在片羽的额头,纷乱的记忆突然出现,是属于风天逸的,还有本来的他的。

16.
他与那有些面熟的姑娘相知相恋,战死。姑娘是神,她的力量将风雪部落的人转变为羽族。

羽皇风戈和人族红鸾皇后结合,独子风天逸生来无翼孔,无法像其他羽族一样飞翔。

风天逸年少登基为皇,叔父风刃为摄政王。
风刃为保护他锋芒毕露,他早就知道,他对情绪是敏感的,而且聪慧。

因为片羽的命格,他对星流花神转世易茯苓有好感,又排斥,甚至是厌恶的,他利用了她。

他用东皇钟碎片生出了双翼。

人族创建天空城,羽族不敌,风天逸在战火中冲向天空城,东皇钟的神力从各个方向碰撞,天空城坠毁,他的双翼粉碎。

不该得到的,终归会失去。

风天逸留下诏书,风刃为皇,离开羽族寻找一个答案。

是什么力量冥冥之中控制着他们,他明白了。

他斜倚在隐山中一棵树下,没了呼吸,蝴蝶飞落,停在白发间。

17.
片羽睁开眼睛,仿佛走过漫长的一生,他已经不在隐山了,立在虚空中,风天逸站在他的面前,笑颜仿若当年,“同归否?”

“好。”

FIN.